——“結對認親”讓康定災區幹部群眾心越貼越近
  新華社成都12月4日電 (記者吳曉穎 董小紅)“沒想到,震後第一個來看我們的‘親戚’是幹部。”住在臨時安置點的震中塔公鄉塔克村牧民村之志瑪說,11月23日,康定地震後第二天,跟她毫無血緣關係的“親戚”羅讓降央就趕了幾十里山路來看望他們了。
  羅讓降央是塔公鄉一名鄉幹部,包括村之志瑪在內的塔克村8戶牧民是他在“結對認親”群眾工作活動中認下的“親戚”。從2012年起,甘孜州推進群眾工作“全覆蓋”,要求全州各鄉鎮每名幹部“結對”10至12戶、縣級機關每名幹部職工“結對”4至8戶、州級部門每名幹部職工“結對”2至6戶,教師、醫生每人“結對”一戶。兩年多來,6萬多名公職人員與25萬多戶農牧民“結親戚”,實現了與農牧民結對認親不留“盲區”。
  甘孜州委書記胡昌升說,“結對認親”是一種密切乾群關係、轉變幹部作風的群眾工作方法。在這次地震中,它發揮出消除群眾恐慌心理、維護社會秩序、促進救災安置的作用。
  11月22日康定地震發生後,甘孜州積極組織搶險救災,要求每名幹部第一時間趕到震區“結對子”的農牧戶家中,疏導情緒、協助安置,發放救災物資,維護災區秩序。不能到現場救災的,也要通過電話、短信等方式慰問、幫助受災農牧民。目前,全州已有200餘個走親訪親小分隊進村入戶、幫助結對親戚抗震救災。
  震後第六天,記者在受災最重的道孚縣八美鎮中谷村看到,一名20多歲的姑娘在受災村民澤榮拉姆家忙前忙後。她是與拉姆家“結對子”的八美中學老師夢吉卓瑪。地震發生時,夢吉卓瑪正在外地走親戚,聽說拉姆家受災嚴重,房子倒塌,她第二天一早就趕到拉姆家中,帶來了米、面、油等生活用品。“看到她來,我們全家心裡踏實多了。”澤榮拉姆說。
  記者採訪發現,以“結對認親”為突破口,甘孜州已逐漸形成一整套群眾路線“走基層”常態化機制,及時把握民情、化解民怨,使幹部與群眾的心越貼越近。
  在受災較重的道孚縣金龍寺,記者看到,寺廟大殿一側的牆體已全部垮塌,部分僧房損毀,但這並沒有影響平時的法事活動——僧人們在政府幫忙搭建的帳篷里誦經。在大殿後院,10多頂大小各異的帳篷搭在草地上,作為僧人的臨時居所。
  寺廟管委會主任向巴扎西說,“這些帳篷都是當天夜裡政府送來的,今天又發了可以禦寒的棉帳篷。多虧了政府,我們才沒挨餓受凍。”
  這樣的故事還有很多。震後,康定縣委辦公室幹部王開珍,一直堅守在“結對子”農牧民村上搶險救災,因勞累過度和缺氧兩次暈倒;塔公鄉塔公村村長沖翁杜吉,年近七旬,搶傷員、搭帳篷、發物資,甚至組織黨員服務隊通宵巡邏……“通過‘結對認親’,我們真切感受到了群眾的苦處和難處。只要用心用力用情為群眾做實事,群眾自然會尊重你、信任你。”甘孜縣昔色鄉黨委書記澤仁洛加說。
  (原標題:“震後第一個來看我們的是幹部‘親戚’”)
創作者介紹

kbndjqygfdv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